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:漁港

>

焦點訊息

>

首頁

名家名筆

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:漁港

2018/04/16

    每次來漁港,總有些感觸與感傷。

    感觸是因為年輕時曾從事討海工作,漁港對我來說,是每一流水(作業航次)出發前解纜出航,以及返航後繫纜出魚(卸魚獲)的場所。感傷是因為眼前的漁港景象與過去的漁港記憶有了強烈的對比落差。

    大約三十年前的漁港,因漁獲豐盛,魚聚而人聚,處處腥味盎然。

    當時的漁港環境儘管不如當今的整潔或說現代化,但漁港裡,只見漁船解纜、繫纜港底匆匆來去,回港彷彿只是為了匆匆卸魚和整補,只是暫停,準備妥當趕緊出海拼搏才是正途;港邊碼頭上處處可見補網,拉繩,這頭清緄(清理延繩釣繩鉤)、那頭搭餌(為一籃籃延繩釣漁鉤掛上魚餌),漁人家屬大大小小都來港邊逗腳手(幫忙);那年代,漁撈是全家子的事;魚市拍賣場上,買魚的、賣魚的,人頭圍住成堆魚獲攢動,如貪腥蒼蠅嗡嗡縈縈,呼的、喊的,添油加火,豐收的喜悅流竄在拍賣場上繞樑打轉。

    整座漁港嗡嗡縈縈孜孜碌碌,不見閒人。大家都忙著處理魚獲並為下一趟豐收作準備。
   
    如今大多數漁港,的確是乾淨整齊許多。

    碼頭上也許新鋪了彩色地磚,也有些漁港蓋了涼亭、觀景台或跨港橋,漁港公園化,漁船變成布景般港底綁成一串,繫纜墩上的船纜曝曬吹風如此僵硬似乎甚少拆繫,甲板曬得枯白,不識魚腥,幾分荒蕪。意興闌珊久久不再激動的拍賣場上,總共才幾條魚、才幾個人,賣的也大多是箱仔魚(養殖或進口魚),本地現撈的只是點綴的份。港邊閒人多過漁人。漁港轉型成觀光客享用海鮮的代名詞,而漁港周邊的觀光魚市或海鮮餐廳裡擺的、賣的,無論魚產鮮度、價格、種類,絕大部分與本港漁撈無關,也不比城市街頭的海鮮餐廳或比一般傳統市場的漁攤特別或高明。

    漁港不過是掛名,如一則不實的廣告。

    碼頭上偶遇閒步的漁人,聊起轉型發展後的觀光漁港,漁人玩笑說:我們都被轉型成「光光漁港」裡的「光光漁民」啊。

    好久以後才意會這位「光光漁民」這句話的深意:缺了漁獲的漁港,好比缺了花卉的花園,再如何轉型、如何營造,如果魚不回來,觀光漁港恐將淪落為空乏空泛蕭條冷清的光光漁港。


      
      插畫作者/Olbee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廖鴻基
1957年生,花蓮人,花蓮高中畢業。曾在沿海漁船上工作,曾經執行花蓮及墾丁海域鯨豚生態調查計畫,規劃賞鯨活動,創設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任創會董事長,也曾在我們遠洋漁船及貨櫃船上作隨船報導。二十餘年海上生活,寫下《討海人》、《鯨生鯨世》、《漂島》、《領土出航》、《後山鯨書》、《大島小島》、《海童》等二十餘部海洋文學作品。作品常見於各級教科書,也曾獲一些文學獎肯定。

< Back